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环球科学

《科学美国人》中文版官方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845年创刊,151位诺贝尔奖得主撰稿,从爱迪生到比尔·盖茨都喜欢阅读的科普杂志。 购买《环球科学》可前往淘宝店,链接是:http://huanqiukexue.taobao.com/

网易考拉推荐

自主意识不存在?  

2014-06-27 16:51:57|  分类: 每日科学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来自“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http://www.huanqiukexue.com/html/newft/2014/0627/24538.html

我们是否拥有自由的意志?这个由来已久的问题广泛地吸引着哲学家、神学家、律师、以及政治理论家们的关注。

  

作为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精神研究中心的主任,以及新书《谁说了算:自由意志与头脑科学》(Who’s In Charge: Free Will and the Science of the Brain)的作者,Mechael S. Gazzaniga解释道:现在,神经科学家也开始关注这个问题了。为此,他与《心智问题》(Mind Matters)的编辑Gareth Cook进行了探讨。

地点: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

 

Cook:你为什么决定探究自由意志的问题呢?

Gazzaniga:我认为这个问题存在于每一个爱思考的人的大脑中。还记得五十年前,当我还是一个达特茅斯学院的学生时,我对这个问题所怀有的好奇心。在那时,人们对于这个问题的阐述还是不成熟和简单的。当时,对物理和化学方面的讨论充斥着这个问题,而我们都还太年轻以至于无法剖析这个问题,无法看到这个问题深处所蕴含的东西。不过对我来说,这些都是每周日我走进教堂时所感受到的往昔时光,而到了周一,我可能还要面临一场考试呢!

现在,经过五十年对大脑的研究、对哲学的学习、以及最近开始慢慢地对法律有所了解,我将这个问题重新摆在了重要位置。关于“我们是否对我们的行为负有责任,抑或我们只是像机器人那样自动地作出响应”的问题,人们已经探讨了很久,然而直到不久之前,讨论这个问题的伟大的学者们都还不了解现代科学所蕴含的深奥知识与内涵。

 

Cook:是什么让你认为神经科学可以解释一个长久以来属于哲学范畴的问题呢?

Gazzaniga:在人们掌握经验之前,哲学家们在对问题的本质进行清晰地表达的方面是最为出色的。如今,现代哲学思想开始利用神经科学与认知科学来帮助阐释一些老问题,并且迄今为止往往极为奏效。在其他的技术领域中,他们有时间进行思考——实验室的科学家们整日都在处理实验细节与分析数据,往往没有时间将科学发现展示出来。他们的情况总是这么紧张。

话虽如此,但哲学家们并不能只手遮天。面对生物学机制的初期、中期、和晚期的本质,在一位伟大的神经科学家多年前抛出这个问题之后,神经科学家们不禁开始思考“机械世界中的行为自由”的本质之类的问题。至少,神经科学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向了“行为是如何产生的”这一问题上。

 

Cook:你认为作为一个领域,神经科学需要解决这些问题吗?也就是说,你是否认为自由意志将成为一个重要的科学问题?

Gazzaniga:我们都需要更进一步地理解自由意志,或是对行为的本质提出更加明智的看法,而神经科学是一个与此高度相关的学科。无论你对自由意志到底怀有什么样的看法,但是,甚至包括那些怀疑其存在的人在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拥有自由的意志。然而,神经科学向我们展示的是:所有的活动与我们认为它应有的活动方式之间都存在差异。举例来说,神经科学的实验表明,人类在清醒地意识到某个行为之前就已经做出了这一行为的决定。这一发现并没有对“大脑是否会经过理智思考才做决定”的老问题做出解答,但却让我们想要探究这是否就是思考大脑如何工作的方式。研究人员将研究集中在决策与行为的许多方面,例如大脑的什么区域决定着行为的形成与执行,一连串相互作用的神经细胞如何主导着人们的道德感,甚至是一个人对“人们是否拥有自由意志”的看法是如何影响自身的行为的。需要神经科学家们思考的问题是没有止境的。

 

Cook:你能解释一下你所说的“涌现想法”的意思,以及你认为这与大脑之间的差别吗?

Gazzaniga:差不多三百年前,莱布尼茨通过与机械的类比,提出了这个问题。想象一下,你可以将机器的尺寸放大,以至于所有的组件都被放大了,而你甚至可以穿行其中。你所有的朋友就像是独立的机械组件:是这里的一个轮子,或者是那里的一根轴。我们无法仅仅通过观察机器的某个部分就推测出它的功能。人类身体中的大脑也可以被分为很多个部分,并且已经证实他们之间存在着相互作用。现在,我们了解了神经细胞以及它们是如何工作的,还对神经递质等有了一定的了解。然而不知怎么,就神经细胞的工作来说, 精神的功能是很有必要但却无法描述的,它需要我们在另一个语意下理解它们。

有时,这被称为涌现想法。物理、化学、生物学、社会学、各个凡是你能说出的学科,都普遍认为它通常会像一个概念一样浮现出来。然而对此,神经科学家们经历了一段非常困难的时期,因为他们对这个相当于往机器里偷偷地塞进一只鬼的概念表示怀疑。其实事情并非如此。这一观点的动机是将层状的大脑或者想法的真实的体系结构概念化,以便人们可以正确地研究它。将分析禁锢在一个层面上并且不对其它层面进行考虑,那就太懒惰了。

 

Cook:精神是怎样驱使大脑的?

Gazzaniga:没有人说过这会很简单,并且这恰恰是这个过程的难点。注意这个理念的最后一个观点:我们正在对付的是一个分层的系统,每一层都有它们自己的规矩和协议,就像在物理学中,牛顿定律被应用于这一层面而量子力学在另一个层面行得通一样。想一想软硬件的层面吧:抛开软件的话,硬件则会变得无用,并且反之亦然。

 

我们应该如何理解两层之间如何交流的这一观点呢?目前,没有人可以真正地理解这一现状,并且可以肯定,也没有人已经理解了精神是如何与产生精神的神经细胞建立相互作用的。但是,我们知道精神的顶层与它的下一层(也就是产生它的这一层)是存在相互作用的。正在遭受抑郁之苦的患者可以通过谈话疗法(自上层而下)而得到帮助,也可以通过药理学的药物治疗(自底层向上)而得到帮助,而当把这两种疗法结合起来进行治疗时,效果更加可喜。这就是一个驱使大脑的例子。

 

Cook:那么,这一关于想法与大脑相互影响的理念是如何将你导向了你对自由意志的态度上的呢?

Gazzaniga:对我来说,它反应了我们正在尝试着理解一个分层的系统的事实。人们已经认识到了,在个人的想法或大脑的顶层之上,也就是另一个层次:社会世界中,存在着一个系统。它会与我们的心理历程产生大量的互动,并且反之亦然。在获得稳健性方面,我们人类通过多种方式将我们许多决定性的需求上传到了我们周围的社会系统中去,以便我们创造出来的东西能够从我们自己的脆弱与不堪一击中幸免。

 

Cook:你谈及“遗弃”自由意志的理念。你能为我们解释一下你的意思,以及你是如何得出这一结论的吗?

Gazzaniga:照我看来,这就是思考它的方式:假如你现在是一个登陆地球的火星人,你正在收集信息以便了解人类是如何工作的,那么大众心理学中大家所普遍理解的自由意志的理念就不会浮现出来。火星人会知道人们曾经研究过物理、化学、以及标准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他们将会非常惊讶地看到所积累的大量的关于细胞如何工作以及大脑如何工作的信息,并且总结道,“不错,他们正在逐渐获取知识。大脑就像细胞一样,是复杂而奇妙的机制。他们正在以出色的方式进步着,尽管他们有着巨大的阻碍:认为有一个小家伙在他们的脑袋里发号施令。但其实并没有。”

世界不是扁平的。在意识到这个事实之前,人们曾经想要知道当你抵达了世界的尽头时会发生什么——会掉下去吗?一旦我们知道了地球是圆的,新观点就让我们意识到了老问题有多么傻。很多次,在被人们接受之前,新观点也看起来很傻。我认为我们终将得到自由意志的理念的真正答案,并且接受现实:我们是一台特殊的机器——一台因为居于社会团体而拥有道德的机器。这一观点将促使我们提出新的问题。

 

Cook:你是否有特别的、你认为极好地阐述了自由意志的问题的实验与我们分享?

Gazzaniga:所有的神经科学家都这样或那样地为了解大脑如何工作做出了贡献。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知识,缓缓地积累着,推动我们进行更加深远的思考。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方法就是尝试寻求简单的问题的答案。自由从何而来?人们想要摆脱什么?我是肯定不希望摆脱自然规律的。

 

Cook:你是否认为这门学科正在强迫哲学家们改变他们思考自由意志的方式?以及我们这些其余的人又会怎么样呢?

Gazzaniga:从长远来看,人类知识不能辅助它本身。事情在慢慢地逐渐变得更加清晰。当人们在他们的旅途中继续前行时,他们将开始相信关于事物的本质的某些事,并且这些抽象概念随后将会反映在为了使人们生活在一起而制定的规则中。信念会造成一定的后果,而我们将会看到它们被反映在各个方面。基于生物学机制的现代知识,我们思考与理解人类的职责的方式将必然会指导我们该如何选择规则与惩罚。还有什么是更加重要的呢?(翻译 张静雅)

 

更多内容,请参见《环球科学》2014年第7期《上云端,改变天气》一文。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