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环球科学

《科学美国人》中文版官方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845年创刊,151位诺贝尔奖得主撰稿,从爱迪生到比尔·盖茨都喜欢阅读的科普杂志。 购买《环球科学》可前往淘宝店,链接是:http://huanqiukexue.taobao.com/

网易考拉推荐

抗癌之战前途未卜  

2014-06-20 16:44:26|  分类: 每日科学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来自“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http://www.huanqiukexue.com/html/scilogs/2014/0620/24512.html

在大家都对抗肿瘤信心满满的时候,约翰?霍根(John Horgan)给人们泼了一把冷水,他用一些事实告诉你,其实这些年我们对肿瘤知之甚少。

  

 

最近,我又一次卷入关于肿瘤的争论。

 

起因是我的一位同事哲学家格雷戈里?摩根(Gregory Morgan)在斯蒂文斯理工学院做的一次演讲。演讲的主题是致癌病毒令人着迷的研究史。在问答环节,关于科学对于癌症起因的了解程度,有人发表了评论。

 

按照我一贯的消极反应,我很遗憾的表示当前我们掌握的致癌基因、致癌病毒及其他癌症催化剂的全部知识,并未让癌症死亡率显著降低。

 

其他听众反驳道,他们认识的人被更好的诊断和治疗手段所拯救了。因此当我提出癌症的诊断与治疗可能会伤害病人而不是拯救病人时,他们表示出了怀疑。

 

首先介绍一些背景知识。肿瘤界的杂志总是欢呼着所谓的进步,但2009年纽约时报的吉娜?科莱塔(Gina Kolata)发表了名为“镜花水月—关于癌症治疗进步的现状调查”的文章。五年以后的今天,这题目还是如此的有意义。

 

科莱塔坚称,来自新闻媒体、宣传团体、医疗中心甚至食品甚至营养品的标签传递出的积极信息,宣称他们可以战胜并预防癌症,掩盖了关于癌症的残酷事实。

 

她回忆,1971年尼克松总统向癌症宣战并宣称将在5年内治愈这种疾病。自那以后,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花费了1050亿用于研究,另外,诸如私人、公共以及非营利组织也已花费数十亿之巨。

 

科莱塔承认某些进步,比如“仅某几种癌症,比如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在新药的帮助下可以被控制数年。癌症治疗现如今不再残酷。手术不再损毁患者的外形,化疗方法也较不容易致残。”

 

尽管如此,科莱塔指出,美国人口的癌症死亡率(根据日益老龄化的美国人口进行了修正),自1050年以来只下降了5%。在相同的时间段内心血脏病的死亡率直线下降了64%,流感和肺炎下降了58%。

 

 

自1950年以来的癌症死亡率下降并不是稳定的。事实上这个比率从1950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还一直在上升,然后才开始下降。换句话说,死亡率开始下降之前,在尼克松向癌症宣战后几十年间一直在上升。

 

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早期开始的死亡率下降,被人们归功于诊疗技术的进步。但科莱塔向这种观点泼冷水,“某些癌症死亡率下降最近被大肆吹捧”,她写道“这并不归因于癌症方面的突破,而是归因于吸烟人群的减少,这有赖于自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的全国抗烟运动。”

 

这个观点2010年被雷诺?斯佩克特(Reynold Spector)证实,他撰写了“癌症之战:怀疑论者的进展报告”斯佩克特是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医学院的医学教授,他提供了该图表(由我转载)显示了吸烟人数的升降是如何领先于癌症死亡率的升降,尤其是肺癌。斯佩克特同意科莱塔的观点,“抗癌之战并不顺利”。

 

癌症调查支持者总是声明人们患癌症之后的存活寿命延长了。但这是因为人们更频繁的被高分辨率的实验筛查,从而使癌症在早期被诊断。他们确诊后的生存时间确实延长了,但他们的实际生命并未延长。

 

斯佩克特解释:“首先,如果一个人及早被诊断出恶性肿瘤并立即开始治疗,即使治疗是无效的,结果也能表现出该患者的生存时间比另一位患有同样肿瘤却晚确诊的患者长。”

 

事实上,正如我在博客中多次提到的,就在二月份,学术界达成了一份新的科学共识,即乳腺癌X线照射、PSA(前列腺特异抗原)血液检查和其他一些筛查手段被过度运用,导致了不必要的治疗。

 

前列腺癌通过PSA实验来确诊,最新的研究表明,被PSA技术检查出前列腺癌的男性,将可能接受不必要的有创的活检、手术、放疗和化疗。而这些治疗只有47分之一真正起了作用,这些检查和治疗会延长了他们的生命。另一项指出,通过乳腺X线筛查筛查乳腺癌技术,没成功治愈一名妇女,就要以33名妇女接受过度医疗为代价。去年一个肿瘤学家组织承认了美国正在过度诊断并过度治疗癌症。

 

关于癌症的起因,我们实际上也知之甚少。有时候,一些地方的癌症集中出现,这让人们以为找到了环境因素和癌症的联系。但一次又一次的,这种联系被后续的研究证明只是统计学上的假象。

 

在早年,癌症曾夺走了我爱的人的生命,像其他人一样,我也渴望着医学的进步。因此,当我告诉人们我们所取得的进步是多么少,尤其是当他们给我讲他们所爱的人战胜癌症的故事时,我感觉我很愚蠢。但是如果我们想战胜癌症,我们必须正视它。

 

 

关于作者:约翰.霍根(John Horgan)是斯蒂文斯理工学院的教师,他也是四本书的作者,包括《科学的终结》(AddisonWesley, 1996)和《战争的终结》 (McSweeney's, 2012)。(翻译:姚瑶    编辑:易逸度)

 

原文链接:

http://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cross-check/2014/05/21/sorry-but-so-far-war-on-cancer-has-been-a-bust/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