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环球科学

《科学美国人》中文版官方博客

 
 
 

日志

 
 
关于我

1845年创刊,151位诺贝尔奖得主撰稿,从爱迪生到比尔·盖茨都喜欢阅读的科普杂志。 购买《环球科学》可前往淘宝店,链接是:http://huanqiukexue.taobao.com/

网易考拉推荐

铪弹骗局 五角大楼的“伪科学”研究  

2006-11-27 11:2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丹尼尔·G·杜邦(Daniel G. Dupont)

铪弹骗局 五角大楼的“伪科学”研究 - 科学美国人 - 环球科学
    反物质武器。心灵力量的隔空移物。能将宣传演说定向发送到毫无防备的敌人脑中的“千里传音”微波武器。能发起一次核攻击的手榴弹。


    对于大多数科学家而言,这些话题过于标新立异,无法成为近期关注的研究热点。但尽管他们持反对态度,上述或其他种类的“伪科学”项目,早已在一些美国政府机构中“安营扎寨”,并将一些未来超级武器的虚假希望,灌输给那些没有学过物理的政策制定者。


   就拿所谓的铪弹来说吧,它又被称为同质异能素弹(isomerbomb)。据它的提议者介绍,这是一种极其先进的未来武器,能利用所谓“同质异能素”的亚原子粒子中的巨大能量,小小一包就能释放出1,000吨TNT当量;另一些人则说,同质异能素能使功率强大的激光武器的威力更上一层楼。


   几十年来,一些基于同质异能素的武器概念一直相当活跃。它们的基本观点在于,人们可以通过某种方法,使同质异能素(即具有一些受激质子的元素)发生衰变,并释放巨大能量,这种能量可触发其他原子的核聚变。不过,直到1988年,这种想法才真正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当时一位主要提议者声称,他已经用一台牙科X射线机,成功地“触发”了铪元素的一些同质异能素释放能量。


    科研人员严厉谴责这些结果是不可靠的、虚假的、甚至是不可能的。首先,他们甚至使用威力强大得多的激光器,也无法重复这项实验;一些批评家也指出,即使能成功触发,铪也还是不能制造出武器,充其量只能生产一种放射性炸弹,即“脏”弹。但科学家们并不能阻止美国军方认真考虑和研究铪弹,并且为此提供资金。单单这种铪弹,就耗费了美国国防部1,000多万美元。


   沙伦·温伯格(SharonWeinberger)是资深国防记者,撰写了《假想的武器:五角大楼地下科技世界巡礼》一书。在这本2006年6月出版的新书中,她披露了这类武器的研制内幕。她将美国军方一直持续至今的对铪弹的研究,描述为“一个关于政府官员自欺欺人、并自觉自愿地相信并不存在的威胁的故事”,他们试图利用这种幻想中的武器,来对付虚构的威胁。


   按照温伯格和其他人的说法,五角大楼从事伪科学课题研究的一个原因,应归结为美国军方预算的巨大数额:每年约5,000亿美元,它为数不胜数的研究计划提供资金,一些资金需求量较小的计划很容易躲过监管;另一个原因是国会的资金调拨,立法者会在批准支出的款项中抽取一部分金额,用来回报选民。这些资金几乎不会有人来监管,甚至能为最不可思议的项目提供支持。


    前五角大楼顶级武器检验员菲利普·科伊尔(PhilipCoyle)目前为美国防务情报中心工作,这个中心是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一个监察组织。他评论说,许多立法者和工作人员“的确不了解这些技术”。他还补充说,这种无知可能会催生“很多标新立异的伪科学项目”。


   史蒂文·阿弗特古德(StevenAftergood)负责美国科学家协会政府保密项目计划,他说,大量保密因素掺杂进来,更促进了伪科学的泛滥。在9·11之后的保安环境中,越来越多的研究项目被划到保密类,只有极少数人能批准和管理这类项目计划。他说:“保密使资金提供者不会受到独立审查,并且用不着为其中一些计划泄密而感到难堪。”


   阿弗特古德指出,2004年美国空军对于心灵移物所做的一项研究计划——也就是他口中的“星际旅行式远距离传输”,便是保密成为这类项目保护伞的一个例证。阿弗特古德说,因为给“几乎普遍认为在物理上站不住脚的”东西提供资金,美国空军受到大量批评。他还说,只有在这个项目计划曝光之后,人们的批评才接踵而来。他认为:“如果资金调拨的过程更透明一些,那么纳税人可能就会省下这笔费用。”  


   对于这些研究支出,美国空军辩解说,为了以防万一,他们需要对每一种情况都加以调查。批评者们对这种辩解不以为然,其中就包括了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斯蒂文·库宁(StevenKoonin)教授。他是20世纪90年代末五角大楼铪弹问题评审小组委员会的委员,在温伯格的书中,他说:“这并不足以让他们‘脱离困境’,这只是他们强词夺理试图摆脱困境的方式罢了。”

(译/施 吉力   校/孙婷)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环球科学》2006年第11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